陈忠实史诗巨制张嘉译版85集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亮

2017-04-17 08:44 中华文化网-中国文化网-文化中国网-中国文化第一品牌-中国文化网官方网站

打印 放大 缩小

 西部新闻网讯  (记者 张丽)历经十六年筹备,十年立项,227天拍摄,一年多后期制作,电视剧《白鹿原》将用85集的剧集,为观众展示一部关中史诗巨制。“吃饱了,喝胀了,跟皇上他爸一样了”,一声充满秦韵调子的呐喊拉开了电视剧《白鹿原》的大幕。白鹿原上,苍穹之下,雪花飘洒在黄土地上,庄严肃穆的牌楼安静矗立,观众期盼许久,一部独具陕味的史诗大剧《白鹿原》昨晚开播,虽然只播出了一集,但剧中的史诗气质,温馨的生活场景,独特的地域风貌已吸引到众多观众的热捧。




  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小说的传奇史诗巨制《白鹿原》昨晚开播。开播之前,各种关于剧版《白鹿原》的消息就在朋友圈刷爆了,可见观众的期待之心。该剧的编剧申捷也在开播之日公开了一封给陈忠实先生的信,满溢的怀念之情和痛彻心扉的遗憾,让人唏嘘动容,感慨不已。陈忠实生前曾表示,剧版是他最期待的改编。如今,陈老的垫棺之作终于被搬上荧屏,这无疑是盼望已久、激动人心的历史性时刻,编剧申捷身负重压、诚惶诚恐,不知能否对得起陈老的期望。
  《白鹿原》电视剧最遗憾的地方就是陈老师始终没有看到剧,只看过演员的定妆照,他病了以后主创们都非常想去探望一下,陈老师因为患的是舌癌和喉癌,一说话得吐口水,精神状态也不太好。陈老师说:“一定不要麻烦大家,等我好一点了去探望大家”。

著名作家陈忠实

陈忠实生前为《白鹿原》电视剧题字
  昨晚播出的第一集围绕着白嘉轩六娶六丧展开,不过仙草却提前登场了,相比小说中仙草是山里人家、白家故人的女儿,剧版将仙草改成了白嘉轩捡回来的逃难昏倒的女子。
  
  张嘉译饰演的白嘉轩,秦海璐饰演的仙草,何冰饰演的鹿子霖,刘佩琦饰演的朱先生……剧中的主要人物一一登场,剧情丰富一波三折,演员们的演技也是细腻饱满,有形有魂,有血有肉,白鹿原上的别样风情更是展现出了蓬勃的生命力。









西部新闻网总编辑张龙和《白鹿原》主演团队张嘉译、何冰等在一起
  《白鹿原》是一部20世纪关中平原50年变迁史,也是一轴斑斓多彩、触目惊心的人物群像谱。陈忠实先生曾表示:对于《白鹿原》的改编,寄希望于电视剧。
  
  百万字剧本奠定《白鹿原》恢弘历史感
  
  《白鹿原》曾被改编成话剧、舞剧、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,但原作者陈忠实曾表示对于《白鹿原》的改编,寄希望于电视剧。因为横跨50年的历史变迁,其他艺术形式从时长上就注定无法全面展示它的史诗感。
  
  而编剧申捷将50万字原著改编成近百万字的剧本,让电视剧《白鹿原》有了根,也让导演刘进和主演张嘉译、何冰、秦海璐有了底气,敢一起闯一闯这个原。
  
  从迎娶仙草、交农起事,到黑娃烧粮、西安城被围,直至最后原上闹瘟疫、日军来犯,电视剧《白鹿原》以白嘉轩、鹿子霖为首的两大家族风雨飘摇的生活为眼,将关中50年的历史变迁一一展现。
  
  天宽地阔的关中平原、独具特色的民风民俗、扣人心弦的剧情,有血有肉的人物,这部史诗巨制的精良品质和精雕细琢是从剧本阶段就已经奠定的。
  
  据编剧申捷回忆,当初改编剧本时无处下手,只好重新扎进那一段历史中去。
  
  “先看党史、宗族史、民国史、县志。随着人物和剧情的发展,又相继查阅当时当地农民的耕种状态,婚丧习俗,参议会如何开,学生怎样求学,镇嵩军围城的悲惨,大旱大疫下的民生……不知不觉竟看了上百本资料书。这才觉着头脑充盈起来,手中的笔不再哆嗦。”
  
  据悉,在看到申捷的改编的剧本中白灵、朱先生等重要人物再度出现,各个角色也有完整的脉络结局,让陈忠实也颇感欣慰。
  
  而饰演朱先生的刘佩琦则认为电视剧《白鹿原》是一部史诗般的作品,日后也会有很强的参考意义:“小说里面印象深刻的桥段,在我们电视剧里都保留下来了,还得到了一些拓展,我相信这部作品面向观众之后,一定会得到很好的反响。”
  
  “尤其是在当下,传统的艺术观念,和现在活跃的观念的碰撞之下,观众的喜好有所转变。作为影视工作者,应该提供像白鹿原这样厚重的史诗般的作品,供观众欣赏。这种严肃风格的作品应该存在,日后会有很强的参考价值。”
  
  两家人一片原上的相爱相杀
  
  《白鹿原》中,有白嘉轩、鹿子霖代表的老一代原上人,也有白孝文、鹿兆鹏、黑娃、白灵等原上二代,剧中94位主演用精湛的演技诠释了原上众生相,可以说连群众演员,都贡献出了绝佳的表现。
  
  白嘉轩和鹿子霖被网友形容为一对“白不离鹿鹿不离白”的白鹿CP,白嘉轩正直、勤劳、传统、本分、鹿子霖的狡猾、投机、自私,他们的爱恨情仇都在原上,没有逃出那一亩三分地,而张嘉译和何冰的搭档,立住了白鹿两家的灵魂人物,两人在演对手戏的时候,演着演着就“送戏”,“多送五毛钱的。”
  
  白嘉轩的扮演者张嘉译是陕西人,对《白鹿原》这部小说有着特殊的情感,因此他也为这部剧倾尽心力,“我自己接这种名著也很谨慎。我自己本身就特别喜欢《白鹿原》这部小说,所以我接的时候也会问自己,能不能演好?演不好就退下来不要糟蹋这个作品。”
  
  “现在这个影视圈经常出现疯抢名著的事情,然后仓促上马拍摄,其实就我个人来说,我觉得这是在浪费资源,很心疼。”
  
  剧中,白嘉轩因为儿子白孝文与田小娥有私情,不顾众人阻挡在祠堂亲手鞭刑儿子。下手狠,因为他要维护乡约和族长的权威;他心痛,因为这是他最爱的儿子,却做出了让别人把尿撒到脸上的事情,张嘉译将白嘉轩这种复杂的心情表演的入木三分,看得人又恨又痛。
  
  张嘉译理解和诠释的白嘉轩是一个接地气的农民,也是一个有仁义之心的族长,“其实对白嘉轩来说,治理好他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,并没有想的很大。我拍戏的时候也是,他对继承来说可能是一个坚守者,这个人物其实也没有多大的见识,但是他在某方面的悟性是很大的。”
  
  而与白嘉轩斗了一辈子的鹿子霖,在扮演者何冰看来不能说是一个坏人,“好与坏基本是处于一个道德观点,我们很少用一个道德的眼光看我们自己,就是利益摆在自己面前,我们是不会想到道德的,自己合适了就行,人都是这样。”
  
  “所以我们很难真正的去还原鹿子霖,一个地主老财,一个充满私心的富农,他最远大的目标就是在这个或土地上衣食无忧的生活,如果能做个土皇上,有人听听我的话,就更好了,我鹿家,儿孙满堂,子孙万代就行,高门楼,大牲口,这就是他全部的梦想。”
  
  两代人,50年的爱恨情仇
  
  白嘉轩和鹿子霖将一辈子交付给原上挣下大家大业,但原二代们却要摆脱牢笼,一个个都要去外面看看,这是个人的选择,更是时代的造就,《白鹿原》的史诗感,在两代人新旧思想的冲突中显得更加厚重。
  
  黑娃奔出麦田的那一幕,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幕,他告别的是麦田、是土地、更是一种旧时代。据悉为了找到这麦田,选景工作人员从麦子还是绿苗的时候开始找,找了一个多月,每天提着干粮爬原爬山。
  
  “因为这个麦田是最有关中气势的景,它代表着土地和收获,在剧中有很重要的意义。我本来想着能找到2、300亩就不错了,没想到最后找到了1000亩,蓝天和长安各占一半。我当时觉得这就是老天赐给《白鹿原》的。”该剧的美术指导刘路一表示。
  
  到了原上二代们这里,白鹿两家的恩怨已经很淡了,更多的是新旧两个时代的冲击,新旧两种思想的碰撞,他们追求的是革命、突破、自由和一个全新的时代。鹿兆鹏的扮演者雷佳音说:“我从鹿兆鹏的角度来说,他并没有延续白鹿两家的恩怨,因为鹿兆鹏的眼光不在这里,没有把白孝文放在眼里。”
  
  但改变都是带着阵痛的,鹿兆鹏在学校里慷慨激昂的为同学们宣讲革命精神时,鹿子霖却在教室外用头撞锅威胁他回接受包办婚姻,鹿兆鹏追求自由恋爱的进步思想,却导致了包办妻子的命运悲剧,这是时代带给鹿兆鹏的无奈。
  
  “我觉得人的成长就是失去,鹿兆鹏也一样,他意气风发的时候是学生领袖,但是他身边的人不断在死去,不断的失去,不断的成长。”雷佳音表示。
  
  讲仁义、重面子的白嘉轩,他解决得了乡亲们的难题,却处理不好儿女的问题,他对白孝文寄予厚望却一步步把他逼走,翟天临说白嘉轩对白孝文是一种冷暴力,而这种感觉甚至延续到了剧外。
  
  “这八个月里,我和他在戏里是一种很冷酷严苛的关系,所以投入进去之后我每次看到他都会有一种不开心的情绪,就真的很入戏,有时候收工叫我去吃饭,我都会想你在祠堂把我骂成那个样子,你怎么好意思叫我去吃饭。”
  
  这样投入的创作氛围,也是《白鹿原》能够成为精品的原因。
  
  十六年筹备,十年立项,227天拍摄,一年多后期制作,94位主要演员、4万多人次群众演出,转场多地拍摄,造就了85集的《白鹿原》。
  
  “族人们的遭遇,他们的迷茫与抉择,能否给我们现代人一些启示?朱先生立身立言立德的决绝,黑娃不想屈服命运的几起几落,还有鹿兆鹏与白灵共守理想时的坚贞之爱,作为编剧,我想让当代的电视观众看到时心里一揪”,编剧申捷如是说。
  
  西部新闻网记者了解到,4月16日起,《白鹿原》在安徽卫视、江苏卫视、乐视视频播出。编剧申捷公开了一封给原著作者陈忠实先生的信,该剧主演秦海璐曾在安徽卫视的启播盛典上朗读这封饱含深情的信,满溢的怀念之情和痛彻心扉的遗憾,让人唏嘘动容,感慨不已。
 

责任编辑:中国文化网